红黄蓝幼儿园涉嫌虐童

又一起!北京红黄蓝幼儿园涉嫌虐童

导语

昨晚,有10余名幼儿家长反映,北京管庄红黄蓝幼儿园(新天地分园)国际小二班的幼儿遭遇老师扎针、喂不明白色药片,并提供孩子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。家长们描述针眼出现在腿部、屁股、腋下等部位,孩子捏着一个白色药片断断续地回忆“吃过……老师给吃的……睡觉吃……其他小朋友吃的……每天都要吃……”

◆ ◆ ◆  ◆ 

事件详情

11月22日晚开始,有十余名幼儿家长反映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(新天地分园)国际小二班的幼儿遭遇老师扎针、喂不明白色药片,并提供孩子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。记者今日获悉,朝阳警方已介入事件调查。目前,幼儿园工作人员表示院长正在配合警方调查因此无法接受媒体采访。


11月23日上午,仍有数十名家长等候在幼儿园门外想了解情况,他们希望见到院长,并要求看园区监控视频,但被保安拦在门外。据家长们说,从昨天下午孩子放学开始,便有多名家长报警。“我们孩子三岁半,腿上、屁股上都有针眼,我现在气得浑身发抖。”一名老人告诉记者,昨天听说有家长报案,回去仔细看自家孩子才发现也有针眼,因不放心就带孩子去医院,医生确认孩子身上的小点的确是针眼,“孩子说说不睡觉老师打针,还说不听话也要给爸爸妈妈打针。”

据多名红黄蓝(新天地分园)家长反映,孩子腿部、屁股、腋下出现针眼。图片源于学生家长

反映被打针和吃不明药片的孩子均是国际小二班的学生家长,家长们描述针眼出现在腿部、屁股、腋下等部位。另一名家长称,她直接问孩子“老师扎你哪了?”孩子立马指指腋下。


一位家长说,孩子最近三四天拒绝上幼儿园,“说老师给吃过白色药片”家人才意识到问题。在家长提供的和孩子对话视频证据中,孩子捏着一个白色药片断断续地回忆“吃过……老师给吃的……睡觉吃……其他小朋友吃的……每天都要吃……”

据多名红黄蓝(新天地分园)家长反映,孩子腿部、屁股、腋下出现针眼。图片源于学生家长

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,家长提供视频中也显示警方已提取孩子针眼等证据。现场一名朝阳分局刑警称已经提取了园区大量监控视频,称警方正在调查中,希望了解情况的涉事家长跟他到派出所会议室,他会详细解释警方工作情况。

事发后涉事幼儿园老师在家长群中发信息表示,正在配合有关方面调查,一旦有事情进展,将第一时间通知家长。

幼儿园乱象

媒体评论

与一般人所持儿童伤害是小概率事件的观点不同,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少年儿童工作研究所所长童小军认为,我国儿童和青少年受到的伤害很普遍,几乎无处不在,应该引起高度重视。“携程亲子园事件里的伤害,那是我们看得见的伤害,还有大量看不见的伤害,譬如剥削、性侵、拐卖、忽视、言语暴力和冷暴力,等等。”


为何不时就会曝出儿童伤害的新闻?在童小军看来,根本原因在于长期以来公众的认知出现偏差,把成人世界针对儿童的暴力淡化了,让人误以为这不是社会问题。谈到儿童伤害,人们容易限入两种情形:一是想到极端案例,比如携程亲子园事件,而一旦发展到极端,就以为是个别案例,不值得投入精力来改变。二是想到平常的小打小骂,认为很轻,打一下也没有多严重的后果,不用采取什么措施。正是这样的淡化认知,导致儿童伤害事件经常发生,却没办法扭转。


“只要是持续进行,先不要说重的暴力伤害,哪怕是挖苦讽刺,如果来自亲近的人,比如父母、老师,延续一段时间,对于孩子来讲,伤害都是无以描述和无以挽回的。”


儿童在成长中人格心理很脆弱,尤其是“看不到的伤害”,对人格心理的影响会持续一辈子。长大后,他的生活会不正常,人际关系难以亲密,严重的会导致抑郁。最重要的负面影响是,暴力伤害极有可能造成代际传递。一般而言,被父母吼大的孩子,长大后会对身边亲密的人重复上一代的行为,从而导致一代又一代的人都会有心理缺陷,人格不健全。


“为什么世界卫生组织把儿童伤害作为一种公共健康、公共卫生问题提出来,就是因为它虽不像瘟疫一样,好像有多显性的恶劣后果,但会一代一代地传下去,造成整体人口素质和心理健康水平普遍偏低。”


童小军说,成人针对儿童的暴力伤害一般很隐蔽,容易被忽视,比如老师的语言暴力,家人的虐待。


童小军调研发现,在一些单亲家庭和寄养家庭,大人的压力和不良情绪很容易向孩子发泄转移,有些人会无所不用其极。“例子太多,不过因为隐蔽或者未造成极端后果,没有被曝光而已。”

必须创建系统的儿童伤害救助制度

童小军近几年一直致力于做相关制度设计和制度推进的研究。在她看来,目前要做的首先是对儿童权益认知的强化。


我国是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签约国家,公约明确规定,儿童因身心尚未成熟,在其出生以前和以后均需要特殊的保护和照料,包括法律上的适当保护。各国应保护儿童免受身心摧残、伤害或凌辱,忽视、虐待或剥削,包括性侵犯。


“打孩子是绝对不可以的,更不必说虐待。什么叫虐待?非正常地重复地对孩子进行肢体暴力,这就叫虐待。如果发生这样的行为,应该负法律责任。社会、学校和家长一定要有这样的红线意识。”


要实行劣迹记录者行业禁止制度。法律应该规定,对于专门从事儿童青少年工作的人,一旦有伤害行为记录,此后永不得再进入这一行业。


还要有专门的受害儿童服务体系,帮助那些遭受伤害的孩子。童小军介绍,很多时候,一旦孩子被欺负,家长并不能起到很好地保护作用,反而是埋怨,尤其像性侵和校园欺凌,有的家长觉得不可思议,你不会反抗吗,不能求助吗?比如性侵案,家长连带觉得自己被羞辱了,把这种感觉反馈到孩子身上,让孩子加倍感受到伤害。所以一定要有针对受害孩子的服务系统。而这样的服务系统涉及到方方面面,需要多部门协作。她建议从国家层面成立专门的机构,统筹协调民政、公检法司、卫生、教育等部门。


“完善法律,强有力地执法,建立一个各部门联动协作的后续帮扶系统,家庭尽责,社会参与。”童小军说,上述工作都做到位了,儿童权益才能得到真正的保护。


网友说

@天净秋思:看来幼师行业需要整体进行排查,出了问题不仅应该解聘道歉,还应该追责!不能让这样的人第二次加入教育行业!

@想买个院子种花又没钱的小可怜:孩子都不敢生了……除非自己家开幼儿园允悲允悲允悲允悲那我随便不找对象了,自己瞎过吧……

@例行值班:这号称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不是打脸么?是夺命师吧

@张v琼:一个月时间不到,连续曝光多家幼儿园虐童事件。一件比一件情节严重,该重视一下了!!

来源:新京报、检察日报、@头条新闻 微博等

更多新闻


sitemap